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纯净少女的清晨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如果小容容真的没了,老二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为人夫为人父了。

玄煜端着晚餐回去房间。

看着楼梯上的背影,大家默默叹了口气,五味陈杂,又齐刷刷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紧缩的实验室门,在心里呐喊,萧叔,可一定要给力啊!

实验室里,萧锦棠拿着器皿正在做血样分析,猝不防的后颈子一凉,咋、咋回事儿……怎么突然觉得脊背阴嗖嗖的啊……

……

玄煜进到卧室的时候,容离垂着眼靠在床背上,长长的眼睫毛落下,呆滞失神的目光固执的看着床缘的某一处,灯光在她眼翦下覆了一层淡薄的暗影,苍白瘦削的脸上表情也呆呆的。

“容容。”玄煜深呼吸一口气,提起唇捎笑起来,轻声唤她,好像要把她从那个灰白色的世界里叫回来。

容容,我在这里,别走丢了,知不知道。

容离这才看了过来,他已经走到床前。

“吃饭吧。”玄煜把饭菜放在床头柜上,侧着身坐下来,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容离看了看他从托盘里端起来的热粥,里面剥好的虾仁肉饱满剔透,还有她喜欢的玉米粒。

她微眨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

“我刚刚忘记去干什么了,坐在这里想了好久,可是都没想起来。”

……

玄煜只觉得呼吸都是疼的,仿佛被人从后脑用铁棒狠狠打了一闷棍,疼得他几乎快端不住粥碗从手里摔落。

她的记忆力,正在以可怕的速度衰退着,甚至就连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无法记住。

玄煜死死抵着喉咙里如在尖刀上剐过的疼意,却笑得依旧那般温柔美好,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,可是她不知道,他说出来的话已经用尽他浑身的力气。

他对她说,

“没关系,想不起来就不要逼自己想了,忘记的事情,我都会帮记得。”

容离却固执的摆了摆头,抬起手臂环在了他的脖间,很用力很用力的缓缓收紧,两人抵紧的胸口严丝密合的贴在了一起,心跳声缠/绵相依。

“可是,我不能忘记。”她一字一字的说着,那双空荡的琥珀眸里一抹潋滟闪跃,光华流转。

玄煜,就算我忘记了全世界,有一天连我自己是谁也都记不起来了,我也不愿忘记。

……

玄煜紧紧的将她锢在了怀里,大手按着她的后脑,亲吻着她的发旋,不让她看见自己眼里苦涩的泪水,

“好,那我们说好了,容容,别忘了我,别忘了我……”

他抵紧的胸口间,落下一片温热,那一块衣服全都湿了,透着彻骨的凉意。

第二天,天刚刚亮,“哐哐哐——”实验室的门恨不得都要被玄非砸烂,连带着四周的门框墙壁都在震颤。

“萧叔!萧叔!”

萧锦棠一开门,差点儿没气得把手里的实验瓶直接朝小三子脸上摔过去,

“非小三,老子不是跟说了!今天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要来烦我!我的数据——”

“容姐姐她……好像快不行了!”玄非一脸惊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