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丝滑嫩肤玫瑰美人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……但我能确定的是,它是一种能够对人大脑中枢神经造成刺激伤害的新型未知病毒。”

所有人脸色一变,季天沫也急了,一巴掌拍在萧锦棠的手臂上,

“病毒?萧四把话说清楚,什么对大脑神经有刺激伤害的狗***屁玩意儿!”

……

萧锦棠无奈的揉了揉手肘,默默看向玄辰皓,意思就是,真不知道大姐夫这么些年是怎么忍受女王大姐的爆脾气的,简直,越来越粗鲁了!

萧锦棠又面容焦虑的轻叹了一口气,看向玄煜的目光也更沉郁深暗,

“换句话说,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容容十年来都没能戒掉毒瘾的原因。

毒品里的病毒已经侵袭了她的中枢神经,一旦强行中断注***神上的折磨摧残那都是小事了,最变/态的是她的身体一定会被那些病毒反噬,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伤害。

有可能脑部受损,智力衰退,行为失控,或者高位瘫痪,等等……最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引发猝死……”

这句话说完,萧锦棠明显感觉到玄煜身体颠抖一晃,他几乎都站不住稳脚。

玄煜喉咙已经疼到了极致,嘶哑的声音像破碎的锦帛,

“那容容她……戒不掉毒了吗?”

萧锦棠无力的摇了摇头,抬手握住玄煜颤栗着的肩膀,声音沉甸甸的,

“萧叔现在也不知道,但如果不戒毒的话,小容容也迟早会被那些毒品彻底拖垮,到最后因为身体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。”

玄煜蓦的死死睁大了瞳孔,所有人也一下子脸色大骇。

他们终于听懂萧锦棠的意思了,也就是说,无论容离戒不戒毒,到最后都只会是死路一条,即便不死,也多半是个废人了!

容离是那么骄傲叛逆的女孩,哪怕一度跌落至绝望谷底也那么努力的存活,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像废物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,甚至不等到最后而提前自我了结了……

玄煜一瞬心悸,眼底净是惊恐,原来,萧叔是让他做好这个心理准备……

……

因为玄煜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,甚至比躺在实验室里面的容离看上去还要病态可怕,大家都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承受不住打击晕过去。

玄煜却脸色缓缓沉下去,开口间那极力克制的冷声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风刮过,

“萧叔,当年小舅舅被人设计注射了携带寄生病毒的高浓度纯晶毒品,萧爷爷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替小舅舅解了病毒戒掉毒瘾。

现在我可以等,一年也好,十年也罢,哪怕接下去我所有的时间,我都不着急,我都会一直一直陪着她。

我只要容容活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只要她活下来,活下来就好……”

玄煜目光悲伤的看向实验室门里,心疼得仿佛被一直血淋淋的魔爪死死的掐住了,袭卷至四肢百骸,在眼底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。

对不起,容容……

原谅我的自私,这辈子,我真的不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