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呕……”

曲宁晗捂住胸口处,微皱眉头有些难受的轻拍着。

一边正在看书的傅博抬头看着她,“怎么了,不舒服?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?”

曲宁晗摇头,“没事,大夫说了,初期这样是正常的。”说着从一边拿过蜜饯放入口中,当蜜饯的酸甜味慢慢的从口中散出来,那股呕心感也被压了些下去,对着傅博露出抹淡笑“只要吃些酸甜的,便好多了。”

傅博见她似是好了一些也没有再说些什么,继续低头看手里的书。

曲宁晗脸上的笑敛起,却也习已为常了,至从她怀了身孕后,他在府里陪着她的时间更多。虽然与她仍是不怎么说话,但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房间中,她也已经很满足了。

“咚咚咚”

门外传来敲门声,曲宁晗起身,一边的傅博放下手里的书“你坐着,我去开门。”

看着傅博走出内室,曲宁晗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,其实很多时候他也很体贴的。

这么晚了,傅博以为是傅瑜,打开门却现是柳迹,而这会他来了定是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“主子,飘然派人传信过来,说一梦姑娘昏倒了。”这个时辰,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他都能处理了,可唯独一梦姑娘的事情,他是不敢不报擅做主张的。

“好好的怎么昏倒了?”傅博微皱眉“请大夫了吗?”

气质优雅美女性感抹胸迷你裙清纯街拍图片

“飘然说请了,只是这般晚了,大夫不好请。更不愿意去寻姻访那个地方,所以飘然才让人过来,想请主子让管大夫去一趟。”柳迹说。

在内室的曲宁晗听到了外面两人的对话,下意识的有些紧张。

“行,你领着管大夫先去吧。”说完想了想又道,“等我下,我随你们一同去。”

傅博回到内室只见曲宁晗眼圈微红,略带委屈的看着他,“夫君,这么晚了,你还要出去吗?”

傅博像是没看到她的眼神一般,拿起披衣“有些事情要办,我先出去了,时辰不早了,你先休息吧,不用等我了。”

看着傅博转身离开,曲宁晗上前一步唤住人“夫君!”

傅博回头,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曲宁晗声音里带了丝软弱与哀求,“今日我身子有些不舒服,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?那件事,就让柳迹去处理行吗?”

傅博看着曲宁晗,眉头微皱,面上有些不悦,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她的小腹后却还是忍住了,“不舒服就叫府里的大夫,我先出去了。”

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,直到听到传来的关门声,曲宁晗无力的坐在床边,脸上露出苦笑。

原本就知道是比不了的,怎么还偏偏不信呢,居然还想着去争。

笑着笑着,泪水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,为什么会变的贪心呢。想要能跟他再靠近一些,再亲近一点,曲宁晗低头看着平坦的小腹,“孩子,娘亲,是不是不该太贪心了。”

傅博领着管恪来到了一梦处,飘然一脸焦急的迎了过来, “主子,管大夫你们总算是来了。一梦姑娘到现在还没醒呢。”

“管大夫,快给一梦看看。”傅博说完对着一边的飘然道,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昏倒?”

飘然答道“一梦姑娘本来是睡着了,可是好像做了什么梦,突然就醒了,随后就叫着头疼,接着就昏倒了。”

傅博闻声,面色微变,头疼?难不成,她是要想起以前的事情了?

前两天他故意安排与笑笑见了面,而对方也如他所愿的远离了一梦,可是一梦却不肯轻易放开,这几天一直想着找笑笑问清楚,虽然对方一直没见她,但是傅博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。那个笑笑的存在,始终是一个危险。

管恪为一梦把脉,脸上的表情慢慢变的奇怪,有些不敢确定又有些不敢相信。

一边的傅博见状问“她怎么了?”

“我,我再诊诊。”难不成是他诊错了?

听到管恪这般说,傅博更是担心了,却也只能安静的等着。

又等了片刻后,在管恪再在诊脉后,他才转身看向傅博,面带讶意道,“主子,一梦姑娘她,她……”

“她怎么了?”傅博声音微沉,有些担心,难道她真的想起以前的事情了?

“一梦姑娘她……她……有喜了。”难道说一梦姑娘偷偷的停了他特制的避子药?管恪有些担心的看着傅博,生怕他会因此而生气。

傅博惊讶的看着昏睡中的一梦,不敢相信的问道,“你说什么,她,有了?”

“是的,已经一个月了。”管恪有些忐忑,他不知道一梦姑娘为什么突然不吃避子药了,只是害怕,傅博会因此而生气。他生气的模样,是谁都无法承受的。

傅博走到床边坐下,看着一梦安静的睡容,心里所有的烦恼顷刻间都消失不见,他抬起手向一梦的腹部而去。

一边的管恪吓的忙出声,“主子!”

傅博回头,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管恪小心道“一梦姑娘情绪波动太大,心绪不稳,胎气有些不稳,所以……”

“你怕我对这个孩子做什么?”傅博出声打断管恪的话。

管恪吓的忙道,“属下不敢。”

傅博不再理会管恪,转回头,手轻轻的落在一梦的腹上,这里跟平时一般平胆,可是现在里面有了一个孩子?是他跟她的孩子?

一股从未感受到过的暖意从心底里漫延开来,这是他们的孩子,他们的。

当曲宁晗说,父亲希望他们有一个孩子的时候,他脑中第一个想法就是,让她给自己生一个孩子。所以,他便有意无意的让她不要再吃那避子药,只是也没有刻意的让她去调养身子,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有了?

傅博对身后的管恪道,“你说现在胎气有些不稳?”

管恪回道,“是的,从脉像看来,一梦姑娘这段时间心情应该一直不怎么好,思虑过度,应该也没怎么吃东西,所以身子有些虚弱,胎像也显的更虚。”

傅博皱眉看向一边的飘然,飘然吓的忙跪地,“一梦姑娘这些天一直想着笑笑姑娘的事情,不吃不喝,纵然奴婢一直劝也没有办法。”

傅博没有再追究,看向一边的管恪道,“好好照顾她的身体。”

管恪微愣,他的意思是……他要这个孩子?

“也好好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。”傅博又加了句。

管恪更惊讶了,他居然真的要这个孩子?他还以为……

等不到管恪的回声,傅博又问道,“怎么了,有问题?”

管恪连连摇头,“没有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傅博说,“你们先下去吧, 该抓药的去抓药,该熬药的去熬药。”

“是。”三人应声后离开了屋子。

屋子里只剩下傅博跟一梦后,傅博掀开了被子,半躺到一梦的身边,温柔的伸手抚着她的脸,眼里露出淡淡的笑容,将人轻柔的抱入怀中,依偎着她睡着。

第二一早,一梦缓缓的睁开眼睛,此时的她还有些迷糊,动了动身子现自己被拥入怀中。她转头,傅博躺在自己的身边。

一梦有片刻的失神,他怎么在这里?

而傅博也因为一梦的动作而醒过来,眼带笑意的看着怀里的人,“醒了?”

跟了他九年,一梦很少见到他这么开心,眼底里,声音里,都带着开心。

一梦轻点头,却仍有些不明白生了什么事,“傅公子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昨晚你昏倒了, 飘然请不到大夫便找了我。”傅博半撑起身子,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一梦摇头“很好。”

此时外面传来飘然的声音,“主子,一梦姑娘若是醒了,该用早膳了。管大夫说了,用完早膳要早些喝药的。”

傅博闻言应声,“好的,知道了,去准备早膳吧。”

紧接着,傅博便让一梦起了身,陪着她用了早膳,再让飘然送来了早就准备好的药,亲手接过,吹凉了些,送到一梦的面前,“来,喝药。”

一梦愣愣的看着伸到面前的药匙,抬头诧异看着傅博,他为什么突然对她这般温柔?

“再不喝,药就要凉了。”傅博轻哄似的出声,“若是怕苦,喝完吃些蜜饯。”

一梦听话的喝药,心里对于傅博的微转变很是不解。

待一梦喝完碗中的药后,傅博拿过帕子擦去她嘴角的药汁,“苦不苦?要不要吃些蜜饯?”

一梦摇头,其实她从小就不怎么惧怕苦味。只是现下里,她最想知道的是,傅公子为何突然这般态度。

“你可知道你喝的是什么药?”傅博问。

一梦摇头,他给自己的总不可能是毒药。

傅博见她摇头,淡笑,“不知道是什么药你还喝?”

一梦道,“你让我喝的药,自是为我好的药。”

傅博闻言, 微愣了一下,面上的表情微变。

“怎么了?”一梦见状问。

傅博摇头,“这是管大夫给你开的安胎药。”

安胎药?!

一梦眼睛逐渐睁大,她,她,她有孩子了?!

一梦面露喜色,“傅公子,我,我有孩子了?”

见她这般开心,傅博心里也更开心了,原来她与自己同样喜欢着这个孩子,“是啊,管大夫诊的。”

管大夫诊的那必然没错了,一梦开心道“我要去找笑笑,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笑笑。”

她想跟笑笑分享这个好消息,她想要告诉笑笑,她要做小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