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没想到,萧扬千里迢迢来救了它们,现在终于安全了。

飞天牛也感慨唏嘘了一会,虽然他是兽族,但是他早已经有了神智,智慧不弱于成年人。

反倒是龙女,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萧扬是何方大人物,只知道萧扬是嗜血冰蚕、火烈鸟的主人,来自于毒宗。

她眨巴下好看的眸子,偷偷地斜看着萧扬,然后又迅速地收回目光,生怕被萧扬捕捉到。

嗜血冰蚕用兽语跟萧扬交流道:“主人,若是没有,我们早就挂了呀,那日月星宗的人太凶残了,竟然想杀我们,可恶。”

火烈鸟同样抱怨着,道:“主人,等我成长后,我必然要灭了日月星宗,报这一次的仇恨。”

飞天牛道:“萧扬,好久没见了,没想到特意来救我们,是我给添麻烦了。”

它很愧疚。

本来在毒宗兽阁好端端的,非要下山去寻找它的孩子,没想到弄出了这么大的麻烦,差点也把嗜血冰蚕、火烈鸟给陷了进去,幸好萧扬及时赶来,不然,真的无法收场了。

萧扬轻笑一声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道:“行了,这一次的事情都怪不了们,这是宗门之争,日月星宗早就心怀不轨,他们之所以抓,为的就是对方我,如果真的说起来,那还是我的错了。”

事实本来就是如此。

我在乖乖

日月星宗眼热毒宗的强大,怕毒宗威胁到自己的安全和地位,所以想方设法的削弱毒宗,这不,就把主意打到了萧扬的身上。

幸好萧扬非同一般的武尊,这才侥幸逃到了这里。

若是其他寻常普通的武尊,怕是早就被日月星宗给料理了。

“喂,臭丫头,还在这里干嘛,我家主人救了,不感谢就算了,不会还想着死皮赖脸留在这里吧。”

火烈鸟对萧扬诉苦了几句后,立马就将矛头对准了龙女。

嗜血冰蚕、飞天牛同样露出了不满,讨厌地盯着龙女。

龙女顿时脸色羞红,冷哼一声,撒起了性子,爱面子,道:“切,谁乐意跟着们了,本姑娘这么可爱,人见人爱,还怕没人跟?”

萧扬知道她的本意是想跟着同行的,毕竟她已经见到了萧扬的强大,这一路上,萧扬也没有抛弃她,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萧扬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。

萧扬也不拆穿龙女的身份,龙女乃是兽尊的亲人,萧扬曾经在兽林三松山答应过兽尊,尽可能救出龙女,自然要说到做到,不能言而无信。

“团结就是力量,人多力量大,先别分开,免得被日月星宗各个击破。”

萧扬解释道。

实际上,他这就是在挽留龙女,省得龙女为了面子好强而一个人离开。

他还想着让兽尊欠下自己的人情呢,这就是为什么一路上没有抛弃龙女的原因。

“哼,们听到没有,人多力量大,们再这样针对我,我就打们小报告。”

龙女听到了萧扬的话后,顿时就开心地笑了,还耶的一声,在原地上蹦跳起来,笑得很可爱。

火烈鸟、嗜血冰蚕表情一阵难看,飞天牛也郁闷了,它们都看向了萧扬,但是知道萧扬做出的决定不会改变,索性就默许了。

“哼,臭丫头,得意什么,跟着我们,也得做出贡献,不然就是累赘。”

嗜血冰蚕一如既往的挖苦着龙女。

火烈鸟同样附和着。

飞天牛也不甘示弱。

“好了,都别吵了,省得被日月星宗的人发现,难得过上短暂的日子,别这样就被破坏了。”

萧扬制止了他们。

“走吧,先去一趟城主府。”

萧扬平静开口,然后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。

至于城主府所在的位置,他早就打探到了。

他的神识能够笼罩整个道城,一眼就可以看出城主府所在之地。

此外,他还看到了日月星宗的人,只是没有理会,反正他们现在也蹦跶不出什么花浪,在道城中,一旦搞事情,那就相当于是挑衅道宗。

道宗的综合实力在下流境十大宗门中排行第四,同样不可小觑。

道家客栈。

日尊者就在客栈二楼坐着喝茶。

不多时,一名日月星宗的弟子小跑上来,恭敬地走到了日尊者的身前,低声道:“禀告尊者,萧扬贼子打算前往城主府,不知道玩什么阴谋,我们是否动手?”

日尊者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,平静道:“们不是萧扬的对手,别乱动手,这里是道城,还是安分点好,下去吧。”

“是,尊者。”

这名日月星宗的弟子恭敬退下。

日尊者眯起了眼睛,看向窗户外面,

喃喃道:“萧扬,本尊倒是要看看玩什么花样。”

话语落下,他展开了身法,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当他再次出现时,已经到了城主府的府邸门口。

“萧扬,真巧。”

日尊者出现在这里,就是故意等候萧扬,见着了萧扬带着四头兽类走来,他冷冷一笑,眼中露出讥讽。

“啊,是他这老怪物。”

“他怎么找到这里了。”

“糟了,被发现了。”

“大不了跟这个老怪物拼了。”

嗜血冰蚕、火烈鸟、飞天牛,龙女四头兽类见到了日尊者后,顿时表情大变,心神骇然。

他们之前被日月星宗上下追杀,现在想想都后怕,心里对日月星宗已经有了阴影。

萧扬眨巴下眼睛,似笑非笑地看着日尊者,缓缓道:“是很巧。”

他不怕日尊者动手,在道城,想必日尊者还没有动手的勇气。

一旦日尊者胆敢在这里动手,萧扬完全可以代表毒宗跟道宗联盟,这样一来,日月星宗的的压力就大大增加。

要知道,日月星宗跟道宗接壤,边界之地自然时不时发生摩擦和矛盾,彼此之间少不了争斗。

“萧扬,是个聪明人,逃不了的,何不乖乖束手就擒?”

日尊者缓缓开口,胸有成竹。

“呵呵,这句话早就说了,然而,现在依旧奈何不了我,打脸么?”

萧扬脸上露出不屑,讥讽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