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家是不是有种桃树啊?”江轩看着发懵的林惜蕾,笑呵呵地问着。

林惜蕾忽地色变,点了点头。

“而且还是很老很老的桃树吧?”江轩又问。

林惜蕾再次色变,重重地点了点头,江轩居然都说对了,她家后院正有一棵很老的桃树,不知道活了多少年,反正在她家房子当时还没建的时候就有了。

“太好了!”江轩一拍巴掌,眼中泛起了一缕激动的神色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林惜蕾瞪大了眼睛望着江轩,真有点不明白了,听他刚才的意思,那桃树就是让自己做春梦的罪魁祸首,可为什么他还要说太好了呢?

“嘿嘿,这事你别管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江轩的神色益发兴奋,忽地一伸手拉住了林惜蕾,“走,到你家去,我帮你解决了这个祸患,保准你以后不再做这种梦。”

林惜蕾愣住了,感到江轩那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小手,那份温热让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了,还从没有哪个男孩子这样主动地抓过自己的手呢。

“你发什么呆啊,走啊!”江轩有点不解风情地回头瞥了她一眼,拽了拽她。

林惜蕾被他拽的直走,心里却骂道:这个混蛋居然连一点反应都没有?别的男生见到我可都迈不动步子呢!为什么我在他眼里,就那么没有吸引力呢?

江轩这时候却真的没有想这个,拉着她走的时候同时问道:“你爸在家吗?我还有关于你爸的大事要跟他说呢。”

“哦,他在的,我刚才打电话,他还在家。”林惜蕾点点头。

冬季列车美少女户外随拍清新可人写真

“那就好,这事一并了了。”

江轩说着,就拉着林惜蕾拦住了一辆出租车,上了车。

“林惜蕾,这出租车的钱你出啊。”

“嘿,江轩,你是不是男人?”

“这跟男人不男人没关系,这是为了你家的事。”

“小气包子!”

二人犹如打情骂俏地口角中,出租车出发了……

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林惜蕾带着江轩回到家里,进门就见到她的父亲林向英穿戴整齐地正要出门。

“哦。”

林向英哦了一声点点头,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林惜蕾身后笑呵呵看着他的江轩。

“惜蕾,你怎么把男同学带到家里来了?”林向英的脸色这一刻立即就沉了下去。

他是一个好父亲,也很爱女儿,但是他最反对的就是女儿早恋。

可是,现在女儿居然把男同学都带家里来了,这是早恋了要来见家长的意思吗?

不由得,林向英心底的一股暗火就升了起来。

“你好,林叔。”

江轩笑呵呵地向林向英打了声招呼,他已经看出来了林向英的不高兴,但是他满不在意,并且将目光在对方身上打量了起来。

林向英的个子很高,面目清秀,虽然已经步入中年,但是依旧精神炯炯,显得极有魅力。

真不愧是能生出林惜蕾这样一个校花的男人!江轩心底暗赞,同时回忆起了前世他所知道的林向英的情况。

清江县最知名的民营企业家,在整个清江县的各个层面都极具影响力,这不仅与他的财力雄厚有关,更是由于他和清江县的归属市江都市林家有关系,所以他才能在清江县具备极大的话语权。

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在今晚却将在他身上发生一件极为悲惨的事情,唉,如果不是自己的重生,他的命运也会和前世的自己一样悲催。

今晚,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!

“哼!”林向英没有跟江轩回应,反是重重地哼了一声,再将目光向她的女儿盯视起来。

“爸你误会了,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江轩。”林惜蕾解释道。

“哦,你就是那个抢车抓到警局去的江轩?”林向英脸色更不好看了,眼神极为不善地看着江轩。

“是的。”江轩毫不为意地点点头,笑道:“不过我现在来可不是来谢谢你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林向英真的怒了,牙根一咬,眼睛狠狠地瞪住了这个完不懂礼数的小子,即便是县长见到了自己,都要客客气气地,可这个高中生却敢在自己救了他之后,说出这样的话来,真是不知死活!

“江轩,你……”林惜蕾也呆了,没想到江轩会这样跟她爸爸说话,不由地狠狠地拽了拽江轩的衣袖,神色慌张,要知道她爸爸凶起来,那可比班主任厉害多了。

“我确实不是来谢你的。”江轩却毫不畏缩,轻轻推开林惜蕾的手,淡然对林向英道:“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
“滚!”

林向英厉声怒喝,眉头倒竖,指向了门外。

他胸中的怒火已经满溢,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,居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说什么是来救自己的,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,早知道就不应该给女儿面子把这个小子从警局里捞出来,干脆让他死在警局里好了。

林惜蕾更是惊慌失措,面对发怒的父亲,即便是备受宠爱的她也是满心恐惧的。

可江轩却没有丝毫地慌乱,嘴角甚至勾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,这笑容里竟然还有着几分似有似无的嘲讽和怜悯,道:“你的火气太大了……”

话落,看到如此神情的江轩,林向英只觉得一种浓浓的屈辱涌上心头,自己竟被这样的一个小子用如此怜悯的眼神看着,真是找死!

林向英怒火彻底喷涌,一抬手,照着江轩的脸上就抽了过去。

“爸爸,不要!”

林惜蕾在一旁吓得惊声尖叫,但却无法拦住她父亲滔天的怒火。

可是此刻的江轩却依旧冷笑,连眼底的怜悯之色也一点未变,兀自淡淡地续道:“就连今晚的两个女人也没法帮你泄火!”

这声音不大,却像是一道凛冽的寒风,瞬间就将林向英的怒火给浇灭了,他猛地将手顿住,圆睁的双目种泛起不可思议的神情,愕然地看着江轩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江轩冷笑了一声,瞥了瞥离着他的脸颊只剩下三、五公分距离的林向英的手掌,冷冷地道:“你得庆幸,你这一巴掌没有打下来,否则,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呢。”

说着,他一抬手,将林向英的手掌重重地推了开来。

林向英被推了一个趔趄,再次站稳的时候他的牙根已经狠狠地咬住了,一股怒火在他的心底涌动。

他很不喜欢江轩如此轻蔑对他的神情,但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,因为江轩刚才说的事实在让他有种心底难安的感觉,明明只有几个人才知道的事,这个小子是怎么知道的?

林向英深吸一口气,彻底将怒火压下,冷声问道:“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