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段时间在灵泉之地的修行,北宫雪其实也有一点察觉,只不过她一直不愿意去相信,她并不认为人与人之间会如此邪恶。

但是,当月狼露出放肆的笑容的时候,北宫雪的心慢慢沉了下去。

“师妹,这天兽山脉晚上寒风刺骨,师兄怕睡不好,不如,今晚就让师兄搂着睡吧?”

月狼舔了舔嘴唇,到了,终于到了这个时候,他感觉自己兴奋的快要颤抖起来,在这个山洞之中,只有他们两人,他完全可以为所欲为。

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真是傻的可以,随便就能跟别人出任务,呵呵,莫非她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应该对她真诚以待吗?

“师兄,想做什么?我是师妹,我们是师父吩咐一起出来的,如果我有什么事,以为能够若无其事吗?”

北宫雪有些恐慌道,虽然这段时间的特训让她的意志已经提升了很多,只不过遇到这种事,她依旧有些无法适应。

“师妹,还真是傻的可以,怪不得红尘师兄能够把耍的团团转,甚至那个什么叶凡都被自己给踢走了,有时候我很好奇,是真的单纯呢,还是这一切都是装的,的目标就是红尘师兄?”

月狼有些狰狞的笑道,“那个叶凡也够可怜的,到了学府,就被人无情的抛弃。”

“胡说,我没有抛弃他,是他误会我,我从没有想过为了红尘师兄而疏远他!”

北宫雪当即激动道,她对叶凡从来都是真心实意,从未想过因为两个人的资质问题而与他分离,所有的一切都是叶凡误会她疏远她。

“哈哈哈,女人,真是可笑,们真是会自欺欺人,所以我从不找女人,女人对我来说,只是一个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,就比如,今晚我们好好乐呵,保证享受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滋味。”

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

月狼笑道,接着一个闪烁之间,极速突进到北宫雪的身边,右手抓向她的皓腕,北宫雪还没有反应过来,右手一痛,灵兽环已经被月狼拿走。

月狼心中放下心,没有了灵兽环,北宫雪就不可能逃过他的手掌,今晚,谁也不能阻止他。

北宫雪心中恐惧无比,然而好歹也是个武者,还不至于一点战斗力都没有,一声清叱,圆润修长的玉腿侧踢,同时拉开距离,抽出身后的长剑。

月狼挡住北宫雪的侧踢,极为享受的闻了一下手上与北宫雪的玉足相碰的地方,笑道:“好香啊,我更加迫不及待了,师妹,我就喜欢反抗!”

说完,月狼的身形消失,拟狼战法。

双手抓地,接着一个跳跃,已经突进到北宫雪的侧面,右手成爪抓下。

北宫雪长剑回旋,元力爆裂,一剑斩下,当当当!

两人的速度极快,瞬间硬拼了数十招,整个洞穴之中,都是剑光和爪芒。

“不错,越来越有趣了,我喜欢,师妹,真是个天才,入罡四重的战斗力已经接近一般的入罡五重,只可惜,天才不止一个,我也是!”

月狼大笑一声,接着,整个人身上的毛发疯狂的滋长,妖狼血脉激发,速度爆射。

轰!

一爪之力,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,远远超过之前。

北宫雪只来得及挥剑横档,下一刻,她已经被一股巨力击退,狠狠的撞在洞壁之上,口吐鲜血。

月狼再次突进,一手握住北宫雪的脖子,整个人快要贴近她的耳垂,轻声道:“不堪一击,虽然我喜欢的反抗精神,但是,以免夜长梦多,我们现在就来吧。”

说完,月狼猛地咬向她的颈脖,北宫雪心中大急,脑海之中闪过凤鸣惊雨剑的招式,手中长剑翻转刺出,月狼眉头微微一皱,一个反退拉开距离,同时一个鞭腿,将北宫雪再次击伤。

月狼的身形再次突进,北宫雪忍住伤痛,一声凤鸣之音响起,长剑挥舞,如同一个精灵,灵动而缥缈。

嗖嗖嗖!

无尽的剑光打出,凤鸣惊雨剑第一式凤舞天宇!

月狼的速度极快,然而在狭小的石壁之中,仿佛被北宫雪的剑光完全笼罩,月狼的脸上露出一丝惊骇,他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武技,即便他拥有着绝对的实力差,依旧有些左支右绌。

当!噗!

剑锋撕破衣物的声音响起,月狼的衣服直接破裂,一抹血痕在他的手臂上出现,北宫雪的剑光无比绚丽,很快便将月狼逼到了壁脚。

月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没想到北宫雪竟然掌握着如此可怕的武技,以前每次切磋从未见她使用过,否则这次他就不会如此轻易的暴露自己了,直接下毒不是更好。

当当当!

挡住一连串的攻击,下一刻,月狼已经靠着墙壁,他竟然被北宫雪逼得无路可退。

尽管在不甘,月狼也知道,自己不是北宫雪的对手,这个时候只有突破剑气的封锁先冲出去再说,可惜了他的血灵百髓。

没有思考太多,猛地一咬牙,拟狼心法第二式百狼奔袭!

月狼的身形变得虚幻无比,接着朝着剑光强行突破。

噗噗噗!

一连串的长剑入体之音响起,月狼的身形已经出现在洞穴之外,身上满是剑伤,不甘的看了一眼北宫雪,月狼一个飞掠消失不见。

北宫雪见月狼消失,当即心中松了一口气,一种虚弱感传来,只不过她依旧强行打起精神,朝着洞穴外面走去。

月狼是被她吓跑的,但是只要他的伤势恢复,他必定会再次回来,而她受的是内伤,可没有那么容易恢复。

即便知道天兽山脉危险无比,她也必须要远离这里。

……

叶凡搂着熏依坐在天鹤之上,手中的元力一直滋润着她的身体,维持本元不被寒意侵蚀,同时固定她在天鹤之上的位置。

天鹤的速度很快,叶凡打通冰壁之后,便直接扬长而去,至于冰窟上的情况,他没有任何兴趣观看,实力弱小,就必须要控制自己的好奇心。

那个剑宗的强者容貌他已经记住,以那人的修为,在出手前,不可能不知道洞穴里还有别人,那人显然根本没有把叶凡与熏依的命当回事。

他的目标就是冰龟,至于叶凡二人,死了就死了。